<ins id="thff3"><span id="thff3"><var id="thff3"></var></span></ins>
<cite id="thff3"><span id="thff3"></span></cite>
<var id="thff3"></var>
<cite id="thff3"></cite>
<cite id="thff3"></cite>
<var id="thff3"></var>
<var id="thff3"></var>
<var id="thff3"><strike id="thff3"><listing id="thff3"></listing></strike></var><cite id="thff3"></cite>
當前位置:主頁 > 名家專欄 > 專欄

匯率變動對印刷企業是把雙刃劍

時間:2011-01-02來源:科印網作者:潘曉東

  近段時間數字印刷機,從美國眾院到媒體輿論都在熱炒人民幣匯率問題,目的只有一個:逼人民幣升值。
  伴隨著改革開放,不少印刷企業已經具有自主進出口權,企業手中持有外匯;即使沒有承接海外印刷業務,也有可能因為購買國外設備發生與外匯打交道的事。無數事實告訴我們掃描,匯率變動關乎企業的經營得失,既有可能為企業帶來利好,少出錢辦成了事;也有可能給企業帶來利差,手中持有的外匯莫名其妙地減少了它的價值,兌到手的人民幣少了。為此折頁,與海外交往日益增多的中國印刷企業應該了解匯率變化對企業工作的影響,學會抓住有利時間多做對企業經營有益的事,規避可能導致企業損失的事。
  匯率變動與企業的經營休戚相關
  計劃經濟年代,企業按上級下達的計劃組織生產,最終產品也有上級統一調配醫藥包裝,不存在市場營銷問題,更不可能接觸到外匯。進入市場經濟以后,一切都發生了變化,企業為了擴大市場,也開始涉足海外唐山玉印,像玩具、紡織品等行業,更是成了出口導向型產業,別人打個噴涕,我們就可能感冒,我們的命運與他們的購買意愿息息相關Adobe,2009年全球性金融危機對國內一些外向型企業造成的影響顯而易見。
  改革開放后,印刷雖說也已接觸海外,開始承接海外印刷業務,但在年印刷產值中所占的比重至今沒有超過十個百分點,不算太大。不少企業對匯率變化可能對企業經濟利益帶來的影響缺乏感受。像安徽“新華”、上海“文寶”等印刷、文教企業敢于把工廠開到國外去的更是為數了了。這些把工廠辦在境外的企業老總食品包裝,匯率的走勢理所當然地成為他們必須時刻予以關注的大事。綠色印刷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后,中國的經濟已經更多地融入國際社會,清楚地了解匯率變化對產品進出口可能帶來的影響對企業工作有利,對具有獨立進出口許可的企業來說,要求還更高一層模切燙印壓痕,選擇握有何種貨幣、以什么幣種簽定加工協議、外幣持有量以多少為宜都與企業的經濟效益緊密相關。
  人民幣升值對印刷企業直接從海外采購原副材料有利
  所謂匯率是指不同幣種相互間的比價。從理論上說,采用不同的貨幣購買同一種商品的價格應該大致相當,但因為涉及到利率的高低、買家或賣家的炒作、……等諸多因素,在實際生活中存在著在何地、采用何種貨幣、購買何種商品支出費用相對低些的問題。
  貨幣估值偏低對該國產品出口有利,因為折換成進口國貨幣的價格相對較低故障分析與排除,商品的市場競爭能力就強。但外出旅游的對象,本國貨幣升值當然就是福音,你可以出更少的錢購得自己心宜的東西。具體到眼下爭議較多的人民幣來說,升值意味著人民幣的含金量提高,也意味著國家或個人原本持有的外幣相應貶值色序,其它國家購買中國商品就得付出更多的本國貨幣,結果當然是降低了中國產品的出口能力。至于出國旅游變得相對省錢,畢竟這只涉及到很小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且也很少可能因為人民幣增值選擇遍游世界。色序
  對主要依靠從海外進口原材料的企業來說,人民幣的升值意味著出比過去要少的錢就可以買到同樣多的原材料。從美國購買廢報紙作為造紙原料的上市公司——玖龍紙業的總經理張茵就坦陳:“人民幣升值對玖龍紙業有正面影響數碼印刷印后加工,如人民幣升值1%,公司盈利將增加1.3-1.5%。”但對整個國家而言,迄今為止千辛萬苦積累在手的萬億左右的美元外匯就面臨著事實上的貶值。
  在人民幣增值的大背景下,出口企業也可以以提高產品銷售價格的方式來維護自身的利益,澳大利亞的力拓、必和必拓及巴西的淡水河谷不就以聯合抬價銷售鐵礦石搞得不夠齊心的中國鋼鐵企業十分被動與難受嗎?
  當然也有因為進口渠道受阻導致原材料價格高企印刷配件,最終嚴重影響企業收益的案例。據一家在越南開廠的滬籍總經理告知,在2009年經濟危機來襲的時候,越南為了保護國內的造紙業不允許中資企業從中國國內采購紙張,非得出遠高于國際市場的價格在當地購買,結果金屬包裝,出口量的減少與生產成本的高企導致了企業巨額虧損,令這位總經理甚是心痛。事后,他在分析教訓時也感到因為缺乏經驗,沒能做到靈活應對,越南規定不能從中國進口紙張數碼印刷機,不等于不能從其它東盟國家進口,換一個渠道采購原材料就可以節約一大筆成本。盡管這個案例說的不是由匯率導致的問題,但同樣告訴我們,到國外發展將會受到這些國家的政策限制,對此掃描,我們應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金屬包裝
  近段時間美國逼迫中方貨幣升值同樣是為了維護自身利益,減少進口意味著可以增加國內的生產,增加就業率,盡管這是以國民不得不以更高的價格獲得自己所需的商品為代價。

潘曉東專欄

總訪問量:192449 更新時間:2018-06-26 09:36:22

單位:上海印刷(集團)有限公司
職務:資深顧問
簡介:1968年進入上海印刷物資供應站(后更名為上海出版印刷物資公司)工作,先后擔任工會副主席、宣傳教育科副科長、辦公室主任等職;1983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資公司黨委副書記;1987年任上海出版印刷物資公司黨委書記、副總經理;1994年任上海印刷(集團)有限公司紀委書記;1996年起任上海中華印刷廠廠長,改制后任總經理、黨委書記。2002年潘曉東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2006年通過上海市職業能力考試院考核,獲“國有公司董事”任職資格。2009年潘曉東同志退休后應聘擔任上海印刷(集團)有限公司資深顧問。現為上海市政府采購咨詢專家、上海市文化人才認證顧問、上海理工大學出版印刷學院兼職教授、上海市印刷行業協會副會長、《印刷經理人》、《中國印刷》雜志和《中國印刷年鑒》編委。
潘曉東同志2001年榮獲“上海市優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稱號。2002年被上海市總工會授予“上海市心系職工好領導”稱號。2004年被授予“全國百佳出版工作者” 稱號。2006年榮獲“上海市出版人獎”,同年,他還被評為“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設優秀組織者”。

專欄分類
推薦專欄
推薦閱讀
人物訪談
澳门明升网址网站|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