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thff3"><span id="thff3"><var id="thff3"></var></span></ins>
<cite id="thff3"><span id="thff3"></span></cite>
<var id="thff3"></var>
<cite id="thff3"></cite>
<cite id="thff3"></cite>
<var id="thff3"></var>
<var id="thff3"></var>
<var id="thff3"><strike id="thff3"><listing id="thff3"></listing></strike></var><cite id="thff3"></cite>
當前位置:主頁 > 期刊 > 印刷經理人

《出版大崩潰》一書的看點

時間:2006-04-11 17:36:28來源:科印傳媒《印刷經理人》作者:潘曉東

  2001年4月,日本東方出版社推出了由小林一博先生撰寫的《出版大崩潰》一書,由于針對性地分析了日本從上世紀末出現的出版業持續不景氣現象,并以“崩潰”加以形容,順應了當時日本國內“出版問題書”紛紛問世的潮流,結果該書在出版的當年即4次重印,不到一年銷量超過100萬冊,之后又連續兩年成為該社的常銷書。甄西同志從2002年起利用業余時間翻譯該書,于2004年4月通過上海三聯書店推出了該書的中文版。鑒于日本國內出現的情況與中國出版業近年來的情況有不少相似之處,該書中文版出版后也引起國內同行的強烈反響,先后兩次付梓,總印數1萬冊。毫無疑問,作為出版人閱讀該書,可以日本之前車來尋求自身的出路,那么,作為處于出版鏈條下游的印刷人,該書的看點在哪里呢?
  看點之一是以日本出版業的情況來審視我國編、印、發三者的關系。日本是一個出版強國,早在2000年,出版社的數量已達7087家,出版雜志2萬種以上。在這個1億多人口的國家,“出版物全部銷售額一直是‘雜志高書籍低’,在兩萬幾千億日元的銷售額中占六成以上的(是)雜志”,連環畫雜志、連環畫圖書一度占到全部出版物銷售額的20%~30%,“《跳躍少年》在1994年末創造過(月銷)653萬冊的最高記錄”。我國的出版業與之相比顯然差距極大,這也說明我國的出版及出版印刷業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問題是要找準讀者的需求點,避免選題類同、跟風嚴重的狀況。再則,教材、教輔、廣告收入對出版社的支撐作用日益明顯,圖書則舉步維艱,這種種現象影響著中國出版業的大步前行,自然也影響著與出版唇齒相依、休戚與共的出版印刷業。書中關于日本出版業圍繞“IT革命是否動搖了出版根基”的討論,既值得我國的出版工作者關注,更值得基礎投資相對較大的書刊印刷廠的關注,因為技術革命對所涉及的行業是一種不可抗力,網絡出版、數碼印刷和電子書的發展對書刊印刷廠的業務影響巨大。除外,書中對圖書高定價、高折扣的抨擊(“出版在一方面嚴格地指定零售價格,另一方面自己又實質性地大幅度打折”);對書店高比例退書狀況的描述(“圖書當中總有賣不動最后作為退貨處理的書,一般把退與不退之比例叫做‘退貨率’”……進入2000年登上40%的臺階,在2000年6月,竟然躍升到44.7%);對出版社圖書庫存不斷膨脹現象的披露(“現在新書泡沫激增”),在這些環節上我國與日本幾乎是異曲同工、毫無差異,也值得我們反思。更何況在不少出版社經營狀況不佳、明顯感到生存壓力的時候,整個行業依舊被指責為是受壟斷保護的暴利行業。中國出版業究竟怎么走?印刷工作者拭目待之,性命攸關。
  看點之二是處于出版鏈條下游的印刷企業應該如何做市場定位。《出版大崩潰》一書中專門有章節談及出版崩潰不可避免地波及作者及印刷等相關業者,文中說:“長期依附于出版周圍的,并不都是(通過多元化經營可以消化成本的)印刷大腕,而是那些只有拿到訂單才能存活的中小印刷公司。這些中小印刷公司無不在痛苦中煎熬……(有些)已經出現倒閉。”文中還談到:“不少大牌印刷公司近乎傾銷式地降價攬活,搶奪中小印刷公司的業務,這就進一步把沒有實力的中小印刷公司逼到了絕境。”這些描述與我國的現狀又何等相似!出版社為了維護自身的既得利益,拼命向印刷企業轉嫁成本,使本已處于困境的印刷廠走得更為步履艱難。伴隨著出版集團的紛紛組建,從事出版印刷的企業其歸屬各不相同,有屬同一出版集團的,也有搞多元投資拋入市場之海憑本事游泳的,更有改造無實力、競爭無能力、勉強維持難以為繼的,所有這些企業都應該考慮自身的定位與出路何在的問題,所有的企業,包括那些同屬一個出版集團的書刊印刷企業也應該有憂患意識,吊在出版一棵樹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日子應該是到頭了。
  看點之三是新聞出版總署分管出版的副署長柳斌杰先生為該書撰寫的序言。以《我看<出版大崩潰>》為題的序言,充分肯定了該書,柳副署長指出:“《出版大崩潰》矗立在‘出版問題書’之巔,前無古人是肯定的,后面有沒有來者似難斷定。實事求是地看,該書以‘崩潰’來形容當今日本出版業的態勢,并非嘩眾取寵,而是恰如其分。”柳副署長結合國情,從東瀛論及中國,對現象的描述有根有據、對事實的分析有血有肉,還列舉了不少連原作都未出現的日本印刷業的數據,啟發我們去深思。序言中有一大段關于日本印刷業狀況的描述:“在出版這個鏈條上,中小印刷企業吃下游飯,對出版社畢恭畢敬,依賴性很強,為了接到活源,彼此競相壓低價格,甚至不惜代替出版社編輯制作圖書”,這是何等的繪聲繪色,說明領導對現狀了如指掌。文中還以年銷售收入達1.2萬億日元(約714億元人民幣)的大日本印刷公司和1.1萬億日元(約707億元人民幣)的凸版印刷公司為樣板,贊嘆“兩個印刷公司在亞洲和世界印刷市場可以呼風喚雨”。序言還寫道:“進入電腦化、網絡化和數字化時代以后,在‘編、印、發’3個環節中,‘印’這個環節最先感到危機,因此也最先應用高新技術改造自身……把危機轉化成生機,把挑戰變成了機遇”,這是實情,但作為首先進入市場經濟大海的中國印刷業,這幾年雖在風浪中搏擊了一番,改革、改制工作依舊還沒有全部完成,不按市場要求指揮企業工作的情況還時有發生,可以肯定地說,只有放手讓企業按市場要求運作,企業才會充滿生機。
  看點之四是,小林一博先生在分析日本發生這場出版危機時,指出是“神秘主義加深(了)危機”,批評日本的“出版行業公開自身信息的工作做得非常不到位……認認真真公布經營內容的出版社不太多。出版行業普遍不能通過表格列出具體數字深層次地反映經營上的實際情況”。就統計工作而言,相對于我國,日本一直做得較好,筆者也曾數次在刊物上呼吁既要加強又要規范我國的印刷業統計,以統計數據來指導我們的工作,而且這些數據應該公開、透明,方便查閱,不能僅供領導參考。當然這些數據必須是真實可信的,而不應是為了達到某一目的,做過“技術處理”的,如若是虛假的數據更易被誤導,引起的后果也將更為嚴重。
  《出版大崩潰》一書問世兩年后,71歲的作者小林一博先生駕鶴西游,但他留給我們的以“目前正在發生的,就是接下來還要發生的”為副標題的《出版大崩潰》一書卻要求我們去思考出版業與出版印刷業的出路,要求我們去分析、把握網絡出版業興起對出版的影響。當前,國內正在積極推動文化產業改革,處于挑戰與機遇并存的時期,雖然迄今為止給處于下游的出版印刷業的實質性關心還少了點。我深知,處于一線工作的經理人工作壓力很大,時間都很寶貴,好在《出版大崩潰》一書僅20萬字。擠點時間讀一讀這本書,結合工作實際,做一些分析思考,肯定可以有所收獲。


相關閱讀

推薦專題

2019科印游學

科印游學起始于2007年,經過十多年的資源積...[詳細]

2019科印傳媒活動

以會凝智,以展聚力。...[詳細]

2019科印海外游學

科印游學起始于2007年,經過十多年的資源積...[詳細]

推薦
  • 資訊
  • 技術
  • 文庫
  • 專欄
澳门明升网址网站|APP官网下载